相关文章

定了!涪陵榨菜一口吞下四川两家酱料公司,背后故事大起底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chxjf.com/

早在2017年12月4日,涪陵榨菜发布股票停牌筹划新的收购事宜后不久,《调味品商界》(ID:twpsq0909)就大胆预测:涪陵榨菜本次要收购的是四川恒星豆瓣。

如今真相大白,涪陵榨菜果然是把四川恒星占为己有,不过同时还被涪陵榨菜拿下的,还有四川味之浓食品有限公司。

涪陵榨菜为何一口吞下这两家川企?四川味之浓与四川恒星又为何甘心情愿“卖身”于涪陵榨菜?

■ 调味品商界|松露发自 重庆

1

停牌2个月

涪陵榨菜将两家川企收入囊中

2月1日晚间,停牌近2个月的涪陵榨菜发布公告,首次披露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的方式,购买四川味之浓食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四川味之浓”)、四川恒星食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四川恒星”)两家企业100%股权。

涪陵榨菜称,由于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涉及事项较多,相关工作尚未全部完成,交易方案仍需进一步商讨、论证和完善,公司股票将于2月5日开市起继续停牌,预计继续停牌时间不超过1个月。

资料显示,四川味之浓和四川恒星均位于四川眉山市东坡区,其中,四川味之浓主要从事豆瓣酱、辣酱、火锅底料等佐餐调味品的生产销售,四川恒星则主营红油豆瓣等调味品。

为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,近几年,涪陵榨菜不停在多元化发展方面进行尝试,且收购动作频频。在集齐了榨菜、泡菜这两大品类后,此次一口气吞下两家川调企业,可见涪陵榨菜对川味调料的信心,和进军调味酱及复合调料市场的勃勃野心。

2

涪陵榨菜看上这两家企业啥了?

2017年4月,涪陵榨菜董事长周斌全首次将实现百亿乌江(营收)提上日程,并对外公开表明,榨菜、泡菜、酱均为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2015年,涪陵榨菜已将泡菜企业惠通食业收编,据周斌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,泡菜的市场总量应该为360亿元,而调味酱现有市场规模约400亿元,复合调料的市场规模约978亿元,本次涪陵榨菜将味之浓和恒星双双收入囊中,如果并购后运营顺畅,实现百亿乌江将不是梦。

但事实会像预想的那样简单吗?川式辣酱与火锅底料多年来同质化严重,因此很难在全国市场有所突破;郫县豆瓣产业整体“小而散”、产能落后,但为何涪陵榨菜却对川调“情有独钟”,又对味之浓和恒星另眼相看?

一方面在于,川调发展势头猛,四川味之浓和四川恒星基础扎实,硬件设施完善。

随着火锅餐饮业在全国普及,川味火锅底料和川式调料也正在被消费者广泛接受。四川味之浓注册资本1200万元,在辣酱、火锅底料方面见长,其标准化生产车间和先进的生产设备,还长期为其他企业提供调味品代加工服务。

而四川恒星注册资本为2530余万元,以生产红油豆瓣为主,拥有专业技术管理人员80余人,为满足生产需要,恒星还斥巨资建立自动化豆瓣生产线,日产能达300吨以上。

另一方面,四川味之浓和四川恒星产品结构多元化优势明显。

四川味之浓不仅有“夹馍酱”等辣酱类产品和火锅底料,还有酸菜鱼、担担面等多款复合调料生产线;四川恒星除了主打产品恒星红油豆瓣外,近年来还开发有辣酱、川菜烧菜酱、火锅豆瓣酱等多款酱料产品。

如此看来,味之浓和恒星属于踏实上进的川调企业,两者互补结合后,定能为涪陵榨菜向全国调味酱和复合调料市场发起进攻省去不少事。

3

味之浓和恒星为何甘愿被收购?

既然四川味之浓和四川恒星,不论从硬件设施还是产品线布局方面似乎都有着长远的发展规划,那为何不脚踏实地稳步前进直至发展成一家伟大的企业,而是心甘情愿“卖身”于他人?

正如没有人心甘情愿当绿叶一样,调味君查阅多方资料发现,四川味之浓和四川恒星都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。

以四川恒星为例,其发展难题首先在于,知名度难提升,新市场打不开局面。

一个领域里,活得最好的企业只有老大和老二。就像麦当劳和肯德基、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一样,提起郫县豆瓣,大多数人只知道鹃城豆瓣和丹丹豆瓣,就连郫县豆瓣中另一个中华老字号“绍丰和”多年来都寂寂无名,就更别提恒星豆瓣了。

不过四川恒星在提升知名度方面还是下过一番功夫的,但结果不理想。

▲女星赵雅芝空降眉山,为四川恒星站台

2015年,恒星斥巨额代言费邀请“不老女神”赵雅芝作为品牌代言人,但宣传效果并不明显,可能在于赵雅芝不是流量明星,短期内无法让恒星的知名度快速提升,但这足以见得恒星想走出四川拓展新市场有多艰难。

其次,同业市场竞争愈发激烈,四川恒星业绩提升受限。

事实上,郫县豆瓣属于传统酿造产品,长期以来整个行业因缺少科研投入和技术攻关,机械化自动化程度低,过度依赖人工,行业整体发展滞后,是郫县豆瓣生产企业的“通病”。

但现实是,当地企业大都意识到了这些问题,却无力改变,根本原因就两个字:没钱!

以郫县豆瓣的第一品牌鹃城豆瓣为例,其年产能规模达10万吨,2016年销售收入仅为2亿元。2017年为实现“红油豆瓣自动化、传统豆瓣半自动化”的生产技改,鹃城豆瓣一次性投入5680万元,足足占销售收入的1/4还要多。这换成一般企业能承受得了吗?显然不可能。

但整个四川郫县豆瓣产业园生产企业面临的现状是:不整改没市场,整改没利润甚至是没钱整改的尴尬局面,大批企业本小利薄,都在苦苦强撑。

对标四川恒星,虽然它在眉山已经铺设了部分自动化豆瓣生产线,但品牌知名度打不开,发展市场受限不说,一旦鹃城、丹丹等知名豆瓣品牌整改完成,市场还会有恒星的份吗?显然也不大可能。

但抱了涪陵榨菜“大腿”的四川恒星就不一样了,涪陵榨菜有绝对的渠道和品牌优势,恰好能够弥补恒星知名度低的先天不足,再加上涪陵榨菜不差钱,恒星与之牵手成功后,发展立刻换天换地。

对于四川味之浓也是同样的道理。从味之浓在发展自身品牌之余,还为其他企业做代工就能看出,单靠味之浓品牌自身的营业收入,似乎也不足以取得丰厚的利润回报。但借助涪陵榨菜,味之浓很容易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。

虽然被并购后自己的企业就变成“别人家的”了,但与其苦苦支撑、每天在生死边缘徘徊,选择强强联合、傍上涪陵榨菜挣个“快钱”,四川味之浓与四川恒星何乐而不为!